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新风

校园新风

“国家有疫情,我们有行动”倡议书(五)——愿为鸣哨人

来源: 作者:尹越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5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国家有疫情,我们有行动”倡议书(五)

愿为鸣哨人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2019年12月,一种后来确认的新型冠状病毒开始在英雄的城市武汉蔓延。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在同学圈里以一位普通医生身份,最先拉响防疫警报;2020年1月18日,耋耄老人钟南山院士受命危难之间,再次挂帅出征武汉,呼吁全民戒备,成为又一个鸣哨人。在这之后,全国各地的“逆行者”不计报酬,无论生死,毅然赶赴抗击新型肺炎的第一战场。

而在战疫打响之初,为何无人吹哨,万马齐喑,生生错过了20天的反应时间,致使疫情在当地扩散发酵、同时向全国各地辐射?原因有很多。我想,其中有一个至关重要而又令人痛心的是,因为有人没有讲真话。

所幸,此间山河,仍有燃灯炬火者,他们坚持说真话,为我们拨正航道。准确预判“十倍起跳”的病毒学钻研专家管轶选择讲出真话。这席真话,不仅使疫情研究毫无保留展现在公众面前,也揭开了假话的遮羞布,让社会为之震颤,让国人直面危难、共筑信念堡垒。

作为扬大附中的一名学生,我在此提出以下几点倡议。

第一、处后真相时代,而无惧于真相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人既是信息的接收者也是信息的发布者,而信息的更迭速度之快,让我们眼花缭乱。赫克托·麦克唐纳在《后真相时代》中总结了四种真相类型:片面真相、主观真相、人造真相和未知真相。

今天少数媒体和官员助长的正是这种未知恐慌——不是通过夸大疾病的可怕,而是极力掩饰,试图向公众保证此次疾病并不可怕。恐惧源于蒙昧,就像在丛林中被未知的猛兽追踪着。而在所有的恐怖电影中,一旦怪兽露出原形,恐惧就凝缩成具体形象,不复存在了。在后真相时代,我倡议所有的媒体人都必须珍惜公众对你们的信任,不掩盖真相,不文过饰非,做一个合格的吹哨人。而无论真相有多么恐怖,我们每一个人都应知情,同时保持清晰的头脑、适度的距离,用冷静的分析来评判自己的行动,才能彻底打破恐惧。

第二、梧桐不甘衰谢,数叶迎风有声

随着疫情的发展,“实验室病毒泄漏”“人为制造新病毒”等流言在网络上持续传播,其中大部分围绕中科院武汉病毒所。2020年2月18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文,同时来自8个国家的27名知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签署声明强调: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它用。只有敢说真话的学者们在科学实证的道路上导夫先路,才不会让民众跟随阴谋论的脚步越走越远。

作为一名有志于理论科研的青年学子,我倡导用事实说话的实证精神,立志成为合格的吹哨人。我们不愿看到新型冠状病毒演变成第一个社交媒体“信息疫情”,网上有过多真假不一的各种信息,导致人们在需要帮助时,找不到正确的指引,反而可能被虚假信息所误导。科研工作者应该是第一个站出来说真话的人,不要任由别有用心者制造恐慌,不要让他们用谣言信息对民众进行恐怖袭击。

第三,纵使溯洄从之,无畏道阻且长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愚昧启蒙者,不可使其困惑于无知;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为真理献身者,不可使其孤军奋战。

在这场疫情中,我们看清了科学与谣言的真相,我们看清了媒体与信息的真相,但我们更应该看清的真相还有这些:有人逃跑,但有更多的人逆行;有人假慈悲,但有更多的人真慈善;有人趁火打劫,但有更多的人毁家纾难……今天,我们是青年学生;他日,我们也会成为社会各领域的工作者。面对泥沙俱下的是是非非,唯有牢记历史的教训,勇敢地讲出真话,才能践行前人用血泪书写的经验:表里俱澄澈,言行不掺假。

最后,愿用鲁迅先生之言与大家共勉之:“愿中国青年,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倡议人:扬大附中高二(16)A2班 尹越

2020年2月29日


[ 打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