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新风

校园新风

“国家有疫情,我们有行动”倡议书(四)青山一道,相挽共渡

来源: 作者:施子未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4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国家有疫情,我们有行动”倡议书(四)

青山一道,相挽共渡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至庚子春,荆楚大疫,疠气流行,染者以万计,众惶恐,举国闭户而不敢出,然万民同心,终,疫去……”这场肆虐月余的荆楚大疫,也许,多年后,史书上不过留下这寥寥之语。

《春秋》一言,传者三千。古老神州最早对疫情的记载见于《周礼·天官·冢宰》:“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宏观的浩劫不代表我们可以不计微观的痛苦,疫区的人们,当每一种症状都加于血肉之躯上,每一页病历的背后都有一个悲剧主人公的名字,当疾病以苍生为刍狗,平日里恰如活在平行世界里的我们才能体会到一份“人同此心”。

同学们,也许在疫情结束,阳光再次洋溢人间时,我们会明白,人类一次次面对劫难,却又一次次为盛世立下预言:一愿黎民宁,二愿社稷昌,三愿这世道海清河晏。在此,我愿意以扬大附中一名普通学生的身份提出倡议:珍爱生命,相挽共渡!

第一,苟利社稷,死生以之

直到十九世纪病理解剖学临床医学的诞生,人们才开始从个体的角度看待疾病。仅从宏观生物论的角度出发,人类只不过是宿主之一。但是就像我们叙述灾难和悲剧,也必须降落到实体和细节上,才有丰满的血肉,才有惊心动魄的痛感和震撼。就人类史而言,我们的世界更像是个体,若罹患了瘟疫,每一个国家都脆弱如受损害的组织器官,安得自造方舟,独善其身?现在,不仅仅是中国武汉的灾难,而是全人类面前的一次考验。

可能很多人都曾发出这样的牢骚:面临灾难时,官员何为?可是作为青年学生,我想扪心自问:若有朝一日我也为官一方,如何才能做到春秋时郑国名相子产所言的“苟利社稷、死生以之”?据说,子产当时正在制定一项叫丘赋的制度,却遭到了国内高官显贵的指责,子产便以此话作答。清代的林则徐在两广任上决心禁烟时也曾将这种精神写入诗中以自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方土地的人民爱得深沉。

第二,动则思礼,行则思义

的确,对远离疫区中心的中学生而言,抗疫面前我们能力微弱:面对新冠肺炎的肆虐,我们锤心痛首;面对那每日攀升的确诊病例数字,我们无力无奈;甚至,面对少数人特殊时期的逃避责任、缺少担当,我们也只能愤而慨之。但是我想追问一句:若有朝一日,我身着白衣,能否做到:动则思礼,行则思义?

在这个人类与疾病竞速的斗争中,有无数逆行者,不顾惜自己生命去保护着他人的生命。这场战役中的每一个逆行者都找到了自己的战壕:医务人员、人民警察、解放军战士、政工干部、环卫工人、快递小哥……他们是妻子、丈夫,也许还是孩子,他们也知道病毒的可怕,他们也有可能被感染甚至被夺走生命,但他们毅然坚守岗位,诠释一种生命的意义!同学们,如薄伽丘在《十日谈》里所描绘的爆发于瘟疫中的光辉人性,我们更应该点燃自己仍然在流动的血。

“没什么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是这样告诫他人的,可他自己却从广州挤上武汉的高铁列车,只身前往疫情前线。人类与瘟疫的博弈史可谓实在是漫长,《山海经》中就记载了神话里掌司五病的西王母,殷墟里发现瘟疫的卜辞,封建社会也有对五瘟神的传说。今天我们不仅有更好的医疗条件与科研水平,更有比抗击洪灾和抗击非典更顽强的意志。

第三,树德如滋,不负重托

有人戏言:“我们这届学子,生于非典,考于肺炎。”2003年,全中国人民守护着90后的生命;2020年,90后已经担当起了守护全中国人民的生命的重任。因为疫情,我们00后暂时无法正常上课。还记得那个在屋顶“蹭网”的学霸吗?不能自律便不值得拥有幸福的人生。恰如少年漫在《一拳超人》中所言:“我是一个有兴趣做英雄的人”,沉迷网游时,请不要忘记自己胸怀大志铮铮誓言;偷懒赖床时,请不要忘记立志报国的豪迈慷慨。

我们称赞的美德里面总也少不了“勇敢”二字。我们之所以赞颂它,是因为那群勇敢的人总是在明知风险来临时,仍然选择去完成我们认为该做而不敢去做的事。古来瘟疫,万民惶恐,天子胆寒,诏令罪己。这些曾经的恐惧,不应成为我们退缩的理由,而应成为我们善己修能的动力。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00后的青年学子,如今我们背负着罹难者的历史,但我们必将成为历史的书写者。让我们记住一位老人矍铄的背影: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一路奔波不知疲倦,满腔责任为国为民。成为像钟南山那样的人,是今日青年读书修为的终极目的!

倡议人:扬大附中高二(16)A2班 施子未

2020年2月29日


[ 打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