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

生命线

“致最美逆行者”征文之五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宇盟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1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我要走了。医院那边还需要我。“他站在门前,对自己的女儿如是说。

“那你还回来吗?“

“可能短时间内不会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他蹲下来,冲女儿笑笑,然后解下左手腕上的红绳,“这是你奶奶给我的护身符,你把它戴上,要好好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嗯。”

那是最后一次她看见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父亲废寝忘食,忘我的投入到工作中,最后,他不幸感染了病毒,在一个晚上,静静的在医院逝世了。

那时的她,望着父亲一方小小的灰色碑石,无法理解为什么父亲这样牺牲了自己。

11年后——

她依旧选择了和父亲一样的道路,成为了一名医生,在自己的家乡——武汉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她依旧戴着父亲给的护身符,红绳已经十分老旧,有着不少修补的痕迹,在褪色的几缕红线之间,夹杂有鲜嫩的红色。

但每当她看着父亲进入隔离区前留下的遗书时,仍然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牺牲了自己,最后换来的只有淡淡的一句:“国家感谢您为国家所做的贡献。”

 

……

这是她成为医生的第6年。

谁也不知道这疫情从何而来,但的确像极了17年以前的一切

她穿着防护服,走进隔离区。

重症病人有的因为疼痛和呼吸不畅而在大口喘着,有的失去了喘着的体力,只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年老的病人蜷缩在床上,不断颤抖着。还有孩子,坐在床上,并不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只是感到难受和疼痛。

一轮例行检查结束之后,她准备离开隔离区。

“大夫,你说我们这病还能不能好啊?每天看到新闻,这病似乎很严重啊。”

“是啊大夫,你说我们这一把老骨头了,遭了非典又遭这份罪。”

她抬起头,病房内的其他病人,也是看着她,急切地希望得到答案。

“都会好的,这是肯定的。”

 

数字一天天在飙升,甚至不少病人倒在了大街上,各家医院开始了超负荷运转。

城市的交通完全封锁了,目前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每天延时到达医院,或者,就住在医院,就像她的父亲曾经选择的那样。

 

她很迷茫,并不知道如何选择,病人的呻吟和痛苦她历历在目,可是,她还有家人,母亲,丈夫,儿子。

她又一次找出了父亲的遗书。

“我知道我的选择难以理解,但是这是我真正希望做的事,为了将病人从痛苦中解放出来而奋斗,为了将疫情赶出每个人的生活而奋斗,我也许再也回不来,那么,请记住我,至少记住我背弃了你们吧”

放下那张已经泛黄的纸,她低头看着手腕上的那圈红绳,依旧想起了病人的模样,还有父亲离开家门时的微笑。

 

“你放心去吧,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照顾好家里人还是可以做到的。“她的丈夫靠着沙发,”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她笑了笑,然后去了医院。

 

5天后

她站在消毒区的玻璃窗前对面是她的儿子和丈夫。

“我们来看看你,顺便给你送点水果,跑了好几个地方在超市办到的,很多店都关了“他提了提左手的袋子,里面装着一点草莓和香蕉。

“我们这里还是比较忙的,而且在医院晃悠不安全,快点回去吧。“

“妈,你能回来吗?”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我一定回去。“

然后她脱下防护服,解下了左手腕上的红绳。

“这个给你,从你姥姥那辈传下来的(武汉话中姥姥就是母亲的奶奶),是护身符

然后,她没有拿走水果,重又穿上了防护服,走进了隔离区。

“我很快就回家。“


[ 打印文章 ]